目录      首页

斯韦德伯格的研究

进入圣地

斯韦德伯格的成就

求你开我的眼睛,使我看出你律法中的奇妙

(《诗篇》119:18

伟大的灵魂:

也许有人会说是不是只有既盲又聋的海伦凯勒才能被这种少数人推崇的观点、教义和政治理想而蒙骗呢?在我们考虑斯韦德伯格令世人震惊的言论之前,我想首先向读者们介绍一些著名作家对斯韦德伯格著作的观点,他们不是新教会成员,但他们非常熟悉他的著作。

爱默生曾选择斯韦德伯格为自己的代言人,他说:

这个人,对与他同时代的人来讲象是一道神奇的月光,他在世间过着一种真正有意义的生活一个伟大的灵魂,超越他的时代,别人无法理解,需拉长镜头才能够看见。

值得一提的是,爱默生在说这段话时,他还不能对斯韦德伯格的圣经象征意义及他的思想做出很好的判断。

散文家、历史学家托玛斯卡莱尔是位聪明的苏格兰人,他可不是能够轻易被误导的人。以下是他对斯韦德伯格的评价:

一个伟大的极有教养的人,拥有敏锐的数学头脑,最虔诚、最崇高的思想;一个完美的、可爱的,同时对我来说又是悲剧性的人他的著作比其他任何人的都更富于真理思想王国中最高尚的一位象一轮精神上的太阳,随着岁月的流逝将越发光明。

埃尔伯特赫伯兹对斯韦德伯格和莎士比亚所做的比较尤其令人感兴趣,他从一个完全不同的角度对此进行了论述:

他们是两位巨人。在这样的巨人面前,渺小的人会感到羞涩而不能存在。斯韦德伯格拥有英雄的性格,有史以来没有人能象他一样掌握这么多的科学知识,带着这些,他在迷雾中勇敢地航行。站在最高处了解另外一个世界的人往往对这个世界却知之甚少。在他那个时代, 有哪位科学家能象斯韦德伯格一样优秀, 在历史上或后来也没有人象他那样如此细致地描绘出天国。

哲学家亨利詹姆斯说:埃玛努尔斯韦德伯格是当代最明智、最有远见的智者。美国诗人艾德文马克哈姆说斯韦德伯格的著作是当今打击不合理、荒谬的首要力量,使信仰合理而吸引人心。巴尔扎克,法国伟大作家这样写到毫无疑问,斯韦德伯格概括了所有的宗教──或者说唯一一个宗教──人道。

还有其他人可以为斯韦德伯格思想做见证。象伊利莎白勃朗宁,她美妙的心灵及精美的诗篇曾令所有人震惊。对我来说她说在斯韦德伯格的哲学中,看到了来世之光。它阐明了许多令人费解的东西。

诗人、文艺评论家山姆尔柯勒律治这样评价这位被一些人草率地称为疯子的人:

我敢断言,作为一名伦理主义者,斯韦德伯格不愧于一切赞扬,作为博物学家、心理学家和神学家,他应得到专业的哲学同行们的感激与钦佩。如果今天博学的老师们都能有一种象斯韦德伯格一样的疯狂,那么我们将为之欣喜!

这些著名人物对斯韦德伯格的评价有利于我们了解他的人格及惊人的天资。我对他的判断如果有某些缺憾的话,绝不是出于我身体缺陷的原因。通过学者们及其他那些令人尊重富有高尚天资的人们的判断,人们说,斯韦德伯格原本已经极佳的聪明才智一定是又受到了进一步的训练,象爱默生说的使他异常准确地进行工作。

如果斯韦德伯格是位无知的人,那么无论他的经历如何精彩,他的言论如何的真实,他都难以在无情的排炮般的质问下长期站住脚。但是,他却是一位那个时代绝无仅有的学者,精通艺术和科学,写了大量的从岩石上的青苔到结构复杂的大脑等数卷关于自然界奇迹的著作,而且在只有他才能在那样一个令人目眩的高度上保持完美的平衡;并且带着同样的勇气、平和和镇静,体会那浩瀚无边的精神世界,并大胆地向世人揭示思想与物质、永恒与时空、神与人之间微妙却无法打破的联系。

我的三位亲密的朋友曾谈论过斯韦德伯格,他们绝不是信口胡言或者是固执己见。我认识这位一神论教会神职人员爱德华黑尔很长时间了,我常因他对一切事物浓厚的兴趣和他思考的广泛性而感到惊讶。正是他这样评价说斯韦德伯格主义思想完成了上个世纪具有解放性意义的工作。斯韦德伯格发起的这一浪潮持续至今。他的宗教言论革新了神学。

象其他一切爱菲利浦布鲁克斯牧师的人一样,我感到了他的公众发言具有怎样的份量。他对斯韦德伯格的评价无疑值得一提:

我对斯韦德伯格的人格及著作深表钦佩我常常会从他的著作中获得很多。对这样一个主题想不说些什么是不可能的。是的,在真正意义上,我们都是新教会成员,和神耶稣基督一样,带着新的思想,新的希望和新的一致。

神秘主义诗人约翰惠蒂尔说:

在他对未来生活的启示中蕴涵着伟大而美丽的思想,他悉知一切外在表象和内在实质;世间感官能感觉到的一切物体都是精神世界中事物的反映及象征;真正揭示了宇宙及生命的奥秘。

精神的先驱:

认识斯韦德伯格的另一个途径就是将他与其他的世界知名人士相比较。在科学界、文学界和哲学界有许多先驱,他们站在最高峰上,预示着新一天的到来,他们抓住了清晨第一缕曙光。爱国者们将国家从暴政中解救出来,或是带领人民寻求真正的自由。有探索地球宝藏发现新的光热能源的人们;有发现了无数星星天体的人们;还有穿越重洋发现美洲的人们。最后,在宗教领域,有以事例或戒律教导大众的领袖,有摒弃盲目崇拜,将教会从异端邪说和虚假中唤醒的人们;还有将爱融入冰冷的混沌时代的卫斯理宗派之父约翰卫斯理。

米开朗基罗看到石头中有位天使,于是用利刃刻石头直至雕出那个天使。斯韦德伯格用心灵的眼睛看到了隐藏在《圣经》文字中的活的天使,他将天国中爱和互助的消息从神那儿带给神的孩子们。从小时起我们就知道拿破仑、威灵顿、华盛顿以及格兰特这些人物及他们参加的那些可怕的战争。而斯韦德伯格见到的却是精神世界中正义势力与邪恶势力的斗争。带着天国的武器(《圣经》的真谛)和世间的利剑(自然的真理),他是二十世纪探寻基督教真谛的最伟大的勇士。

俄国亚历山大二世解放农奴,林肯在美国废除奴隶制度。斯韦德伯格在精神世界中看到的一座殿堂上这样写着现在准许进入信仰的奥秘中来,他给人类一种精神上的哲学,使人们的思想获得自由,摆脱了教会专治。别人工作在科学、政治领域,斯韦德伯格战斗在宗教领域。以大量的言论和惊人声明,将责难、悲观和虚伪投入深渊。哥伦布无畏的精神体现在他发现新大陆过程中,达巴布厄站在达连湾的山峰上感叹太平洋的浩瀚。现在,在我们面前的这位探索者游历了未知国度,听到了那的语言,与那的居民交流,并将这些介绍给世人。听到的,看到的,那的生活,那的气候,那的文明。

最后,在确定斯韦德伯格地位的时候,让我回忆一下人类的宗师们:佛陀平和的生活,是东方人的典范;孔夫子教人以道;穆罕默德主张一神论,用战火制止了偶像崇拜;斯韦德伯格则努力传播一种理智的、清晰的信仰──一种合乎理性的真理,它能使宗教免于无知、暴力,以及一些奸诈的人利用宗教作为压迫手段的企图。其他那些宗师们,尽管他们热情真诚,他们却不懂得科学,不了解人类的动机,他的强有力真理自身就能免除形成束缚人思想和躯体的枷锁。

路德反抗中世纪教会的异端学说,开始了宗教改革运动。卫斯理冲破了英格兰教会拘泥的形式,他的人道主义的信徒如今遍布世界。但是大量重要的的教义保存下来了,多年前我读过罗马天主教杰出代表人亨利约翰的《辩解文》,其中表现出了极大的不一致性,基督教徒们应该正视。斯韦德伯格给所有基督教派别带来无数的真理;他是真理的先驱。

主的再次降临:

不管对斯韦德伯格言论本质和价值的观点如何,斯韦德伯格的经历是独一无二的。在他的那个时代,没有其他哪一位在各个科学领域受过良好训练的人,敢说自己与另一个世界有如此长期的交流。零零散散,不时地看到精神王国这样的事,在任何时代,任何地方都有过记录。摩西看到了神和新生活。人们知道了神圣的犹太人的天道,摩西了解将以色列人带出奴隶制度进入一种新文明的重要性;但是他没有体会到蕴涵在《圣经》中的神圣的信息。希伯来先知们,他们看到了幻景,听到了声音,但是以赛亚、耶利米和但以理他们没有意识到传授给人们的真理的更高层的象征意义。他们只看到了狭义的一面。使徒保罗知道希伯来圣经的真正含义,他的书信比其他所有的书信都更明了。他进入了第三层天堂,但他却说不清他看到了什么,他说我不知道自己活着与否。所有这些,总的来说,是关于一个神奇国度的叙述,斯韦德伯格神志清醒的来到了那个国度,并在长期观察的前提下,向人们介绍了天堂中的生活,规律,精神的世界以及地狱。

爱的使者,约翰看到了基督世界将来的情景以及新的人道主义的光荣。约翰只看到了外在,而斯韦德伯格则看到了本质。为先知们描绘的图画作证并向世人解释每一幕是斯韦德伯格的责任,这样约翰启示录将不再是一本难解的书,它将被打开,封条被揭去,它的思想将随耶稣的再次降临而一起放出光芒。

难以置信我听到有人这样喊到。但对我来说,莎士比亚几乎没有受过上等的教育,又没有其他的优越条件,但他却写出了三十八部不朽的剧作,这似乎更令人难以置信。斯韦德伯格以其大量无可争议的工作所要说明的就是,他受到感召,将对《圣经》中的故事、信条及其他神秘之处进行阐述。他的特殊责任就是揭示我们常常能鲜明感受到的另一个世界,以对意志、智慧、力量和欢乐新的认识来滋润生命的沙漠。在主再次降临之前,他以一种正确、坦诚的生活与思想宣告着主的到来。如果说这令人难以置信的话,那么我们应该知道,人们对于不常见的事情总是这么说的。

我们可能还记得,在1880年有人说可以建造一种会飞且安全的机器;但没有人相信他们,因为这种事情从来没有过。所以飞翔的梦想迟迟不能实现,因为少数真诚地研究飞机的人们遭到了人们的嘲笑。我们知道,我们可以规划世界经济体系, 来创造比如今更多的舒适与快乐,使我们更富有、更自由、更幸福。我们同样还知道,我们可以重新组织教育体制,使得人类能够更快乐的成长进而从事将来的创造性工作。我们知道当今的国际纷争,人们间的敌视,战争的威胁,而这些都可以通过对人道主义的坚信来加以改变。国与国之间的相互依存日益增强,互相争战实为下策。然而那些所谓的有教养的人们不相信社会、政治及精神的进步。而对此深信不移的人们则要奋力拼搏,在学校、法庭、工厂、办公室及立法等各个领域身体历行。他们是什么?他们是主再次降临的使者。

但是我怎么能够接受这一与我从前所见截然相反的,大胆而非同寻常的言论呢?有人会这样说。的确,在我们读某一作者的著作时,我们以固有思想准则为指导;但在斯韦德伯格的著作中,我们不知道他所体会过的那种心理状态。如果有什么能让我们相信的话,那就是他自己的证言。

我深知这一点。我相信朋友们见到的和听到的,他们也曾告诉我感觉时常会欺骗他们,误导他们。然而从朋友那里,我得到无数的知识,它们组成了我的世界,使得我的灵魂能描绘出美丽的天空,听到鸟儿的歌唱。我周围的一切是寂静和黑暗,但在我的心中,在精神上,那里是音乐和光明;色彩在我的思想中闪耀。从斯韦德伯格非凡的见证中,我构划出一个世界,当我的躯体离开这个美丽却让人感到束缚的世界时,它将随之升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