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斯韦德伯格的成就

革命性的思想

进入圣地

等真理的圣灵来了,他要引导你明白一切的真理

(《约翰福言》16:13

直译的害处:

《圣经》记载了人类在探索神以及学习按照神的规范和睦生活过程中的努力。神学家们总是试图使人们对神及对不断变化的世界的印象固定化。这就产生了在理解《圣经》含义方面的矛盾冲突,对神的本质及神的意图产生误解。《圣经》讲述了人类蹒跚的起步,不断的发展及在耶稣基督福音中达到至高完善的过程。

《圣经》含概了数千年的历史,影响到许多国家──壮观的、五彩斑斓的故事,在一些人妄自尊大的诠释和灰暗的实利主义时期,它受到挫折,在神来到世界上时,天上、地上,人们的心中都将被照亮,《圣经》也被照亮。在人类迷茫的历史过程中,不时有人来到思想意识的顶峰。随着人类的发展,人类的才智也渐渐频繁显露;但是形式不尽相同。每个人都是光明的使者;但因为各自传播途径的不同,他们所带来的光明与智慧也变化各异,有时候甚至难以看到它的神圣所在。

正象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象征着另一世界的一切现实,《圣经》是人类精神世界的写照。各种人物在我们面前越过──立法者、国王、先知。象是山中的溪流,一代一代在历史的长河中流过,或是祈求,或是哭泣,或是欢声笑语,或是走向罪恶、崇拜偶像,或是倒在利剑下,为自己无数的罪恶而哀痛,或是服从耶和华的意志,或是诅咒自己的敌人,或是建设家园,或是摧毁一切,或是高唱赞美诗,或是牺牲祭祀,或是享受安慰,或是将救世主钉在十字架上。

在《圣经》中,这一切沿续了一代又一代,矛盾、困惑不可避免。但是它却是人类探索自身精神的重要记录。斯韦德伯格把从渣滓中找到黄金,分辩出神的话语和人的话语视为己任。他拥有解释《圣经》意义的天才,就像约瑟拥有为法老解梦的天才一样。斯韦德伯格时代的宗教领袖无知的言论使理想变得渺茫。当他们在神的面前无能为力的时候,斯韦德伯格以敏锐的洞察力使他们摆脱困境,揭露了圣地的光辉。

对神错误的认识:

贯穿于斯韦德伯格神学著作始终的思想就是,正确地理解和解释《圣经》,使人们正确认识神。关于神的思想储存在人们思想的一个隐秘部位,对于神的认识位于这一部位的中心。如果这一认识是错误的,那么其他一切也都将如此。最高的也是最实质的,一切信仰、思想、学说的实质都来自于它,这种实质,就像灵魂一样,决定着事物的形态;当它体现在生活中时,它控制着人的思想。

古印度关于神的观念是这样的,一群智者试图传授一种生活准则──想要象神一样,那么人必须要脱离红尘;当人变得四目皆空时,人就会跟神一样──被带入永恒,即将进入另一个世界。

这虽然是一个极端的例子,但它却反映了一种违反人性的信仰。这种信仰营造出一种虚假的完美,鼓励一种虔信的思想;各种仪式不以人性的真善美为宗旨,而是要取代一种正义的,有益的生活,这种信仰使一切美德变得暗淡,它成为一种以阿谀奉承来崇拜至善至美的工具,实际上是与真善美和智慧相违背的。

对神的模糊认识:

另外还有一点,斯韦德伯格时常告诫读者──对神的模糊认识。卑微的人往往能更明智地认识神、灵魂以及不朽,而一些博学的人,当他们探求万物及自己的思想时,却见不到一点神圣的真理,空空如野。对那些不断探索的人们来说,耶利米的话多么让人震惊:

耶和华如此说:智慧人不要因他的智慧夸口,勇士不要因他的勇气夸口,财主不要因他的财物夸口。夸口的却因他有聪明,认识我是耶和华,又知道我喜悦在世上施行慈爱、公平和公义,以此夸口。这是耶和华说的。(《耶利米书》9:23

爱与神紧密相联,我们不能取其一而丢弃另一个。神,同爱一样,必须要使之看得见。对于一种恍惚不定的不可见的神,斯韦德伯格这样说到:

这种观点使得任何事情都是如此,因此它意味着停滞、消逝。把神作为一种精灵,但,当你认为精灵象是空气或是风一样时,这种观点就毫无意义;把神当做一个人是个正确的观点,因为神就是神圣的爱和神圣的智慧,拥有一切性质,这些的主体就是人,而非空气或风。(《启示》224)。

斯韦德伯格又说:

如果谁脱离神圣的人来思索神性,那他就处于模糊之中,模糊的思想不称其为思想;如果谁从现实的宇宙中获得对神性的认识,它漫无边际,或是最终归于模糊,这与那些崇拜自然的思想没有区别;它将失落于自然中,毫无意义。

最后:

任何进入天堂的人都拥有自己的一方空间,基于对神的认识,拥有永恒的快乐。

理解圣经的关键:

当人的三重本性──精神、才智、躯体被正确理解了的时候,我们就会发现,人的想象力作用于人感觉到的事物,人的灵魂赋予这些事物以生命的意义。人类和宇宙是神思想中的两个主题。神按照自身的模样创造了人类。进而,人在思想、躯体及思维方式方面体现出个自的特点。我们知道,艺术家在画画之前,在头脑中会展现出美丽的画面。同样,精神将思想形成一种思维形象或象征符号;这是一种万能的真正的语言。如果谁能将快乐、信念或是头脑中的日出景色以一种可见的形式传递给他人,那一定会比用千言万语所表达的效果更令人满意。

在我摸到那代表幸福的中国福字的时候,我哭了。没有什么语言描述会如此触动我。那是这样一幅图画,人的嘴紧挨着一方稻田。这个字极其生动地表明了中国人的生活很大程度上依靠所种的庄稼,当庄稼谷物被洪水冲走破坏了时,成千上万的人将无法逃避饥荒。

许多思想融于一个字当中, 而文字似乎不能表达出所有的思想。一位法国人说:文字用来掩盖思想。英国作家约翰罗斯金在《芝麻与百合》中有一段强有力的文字,他说文字如同面具,将人们的思想从事物的实质引向外在。

《圣经》大部分是用这种万能的语言写成的。当然,在斯韦德伯格以前基督徒们知道这一点。他们熟悉《圣经》中的隐含思想及一些比喻;但是,对他们来说,正象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许多章节,尤其是《启示录》一章极难理解。救世主以色列的神啊,你实在是自隐的神(《以赛亚书》45:15),这真实地描述了隐藏在《圣经》中的真理。除了看到天空中的云和火柱以及摩西神杖的力量外,以色列的孩子不认识神。当神以人的样子显现在世间时,人们称他为罪恶的同盟者。就连神自己的弟子也误解了他的神圣宗旨,而为谁是最伟大的人而争吵。他们误将神的爱看做一种征服性计划,看成是谋求个人荣耀的活动。

神所到之处,到处都被掩盖着。神的启示被遮在云雾中。《圣经》在向我们介绍神的时候,使神带上了一种人类本性的局限性,我们也就得到了一种与神的实质恰恰相反的认识。神是无限的,是永恒的,然而人类的情绪以及无知却被强加于神。神在《圣经》中说:我心中不存忿怒。(《以赛亚书》27:4)我没有忿怒,你使你自己忿怒(《耶利米书》7:19),然而神也给世间带来忿怒。神体现为一个不后悔的人(《撒母耳记上》15:29),但他的确也曾后悔。神根据每个人的功绩来判断他们,但神还要借鉴上一代留下来的罪恶。(《出埃及记》20:5《申命记》24:16)。许多这样明显的矛盾,很自然许多人不能看到这一片混乱中有任何秩序可言。如果我们相信神就是爱,我们则不能认为他也是忿怒,变化无常。如此看来这些观念一定是《圣经》成书时那种未开化的时代的反映。

斯韦德伯格开创了一种合理的神圣的启示性哲学。他指出象在科学中一样,神的每一个新的启示必须适合于人们的接受能力。他指出《圣经》字面的陈述适于那些头脑简单,倔强的人。他阐明在《圣经》的字里行间有一种精神上的含义,这适合于那些具有较高智慧的天使,他们也读《圣经》,并与我们一样的思考问题,尽管我们看不到他们。这种高层次的含义中蕴涵着神圣的真理。

如果哪位朋友按字面意思来理解我所说的话时,那他将不会在意我说了些什么。如果他认为我只是在讲日出、日落,地球是平的,或者我不是生活在黑暗中,那他岂不是会认为我是思维错乱?朋友们听的是我所表达的意思,而不是简单的文字及其形式。

这一过程与斯韦德伯格探求《圣经》深层含义时所采用的方法颇为相似。愚笨的人或恶人可能认为神是渺小而非神圣的,因为神因邪恶的人而愤怒。但是有理智的人明白,这只是外在现象,我们将自身的愤恨和惩罚归绺于神的身上。这样,这种愤怒随即减弱,而被认为是一种磨练人的爱。

神决不会表现出严厉,为此他反复告诉他的人们。当我们审视神的话语时,摆脱重重障碍,我们便更接近他的本性。神不会创造出人类,然后又抛弃我们,将我们拒于伊甸园之外。神不会教给人们律法,然后又破坏它们,将罪过归于他的生灵们。神告诫人们但却从不将人们投入地狱或抛弃他们。是人类使得神用语来表述戒律,使之能够被理解并使人们遵守它。英国诗人查尔斯史文朋在写诗对宗教责任和神的爱进行对比时朦胧地感到了神的存在:

我的孩子,如此忠诚

向着神而非我

是我不够美丽吗?

得到自由很难吗?

看,我和你在一起,我在你中间,是你的一部分

看吧,你会发现。

有谁知道,一种肆虐正在与日俱增,被强行压在那最美的、永恒的神的身上。神没有隐藏他自己,而是那顽固的、罪恶的、自私的言论将神隐藏起来。

我讲了这么多,因为我们如果要连贯地读懂神的话语,就要有一个对神的清晰的观念。据此,《圣经》的内在含义与灵魂相关,灵魂的需要,磨难,它的变换及更新,而非时间、地点和人物。当我们探索山川、河流、小羊、鸽子、雷鸣、闪电、黄金之城,宝石及长着能治病的叶子的生命树时,我们知道它们都是其背后精神本质的象征。情感和思想被加以象征,他们对灵魂的作用类似于这些自然物对于躯体的作用。

斯韦德伯格采用这种解释方法二十七年;在后期,斯韦德伯格也不必修改或校正他在最开始时所做的关于圣经的陈述。他至始至终给《圣经》中每一自然物以同样的象征意义,无论用在哪儿,这些意思都恰到好处。这就是斯韦德伯格所说的对应法则──自然形式和精神形式间的类似。《圣经》可称之为世界之诗或神对人类的宣言。

斯韦德伯格的著作,尤其是《天国的秘密》,在很大程度上与罗伯特因泽塞尔和其他一些《圣经》评论家所讲的《圣经》字面含义的不可信性相一致;但同时,它也从另一角度表明了他们结论的错误。从科学角度来看,我曾多次感到《圣经》文字上的缺陷,一些故事是那么奇怪,它们往往缺乏一种外在的和协。然而,我也发现了在字里行间隐藏着的,无法以文字形式而只能以象征来表达的意义,这些意义无论出现在哪都代表着美好。

在《诗篇》78篇中有一个令人震惊的例子我要开口说比喻,我要说出古时的迷语,是我们所听见的,所知道的,也是我们祖宗告诉我们的。接下来在《诗篇》中是关于以色列人在埃及及朝圣迦南地的经历。这是历史的真实记录,但却被称为比喻,只有正式入教的人才能把握其含义。怎样一个深邃的比喻!他完美地描述了我们走出实利主义及无知的埃及,描述了我们追求富饶的迦南地所象征着的美好生活的缓慢而艰难的历程。这是对斯韦德伯格将《圣经》看做是真理媒介的一点说明。

伟大的寓言:

想来很有趣,1753年艾斯绰克在摩西五经中发现了著名的文献;就在那时,斯韦德伯格在伦敦匿名出版了《天国的秘密》,对《创世纪》和《出埃及》进行解释。斯韦德伯格认为《圣经》与实际的创世和洪水没有关系,认为《创世纪》前十一章也不仅仅是关于亚当和诺亚这些人的。他所关注的问题非常独特。通过对希伯来人的研究及自身受到启示,斯韦德伯格认识到,《圣经》的前几章以一种古老的比喻的方式讲述了我们人类从一开始直到犹太人时期的精神生活。

他指出第一章讲述了人类思想进化的阶段,从黑暗、混乱中最后意识到伊甸园简朴的真理和幸福。这一阶段继续着,直到私心当道,那种孩子般的纯真也渐渐消失了。最后,错误思想席卷世界。之后,一个锐智的种族,以方舟中的诺亚为代表,开创了一个新的时代。人的智慧迅速发展,善恶观念取代了纯真的灵魂。时代的象征也就从伊甸花园变成了葡萄园。

人类如同雄心勃勃的青年开始长大,建造了伟大的东方帝国,它的业绩我们现在正逐渐地重建。那一时期的文明发展程度极高,但一段时间后它衰败了。多神崇拜,偶像崇拜开始出现。战争和暴力带着毁灭威胁着世界,必须要建立另一种律法。

在犹太教开始时期,他们完全信奉一神论,直到基督教产生。基督教最初的发展实质上是犹太习俗的继续。其中充斥着服务于当时昏暗世界的种种尚未成熟的信仰。《圣经》中的种种意象、礼仪及权位都受到盲目迷信的敬畏,而其中神圣的意义却没有被意识到。

这样,世界那荒谬的婴孩时期和青年期逝去了,我们还能感到它剧烈的沉浮和令人不悦的氛围。 但一种更开明的信仰正伴随着人类,新的一代人正在一步步地前进;是的,所有人心中及全世界的安息日将要到来,自私自利及盲目的本性的统治将永远结束。

《圣经》被形容为一篇巨大的寓言故事。人们所能读到的是关于生命的训戒和生命的不同状态──先天的纯真,青年时的任性,为时不晚的转变以及无法估量的奉献和欢乐。那是一个从乐园到乐园的循环。神坐在地球大圈之上(《以赛亚书》40:22)许久以前的那不完善的语言及形式是来自天国的消息,它向世人昭示,神永远和我们在一起,向我们传授更好的礼物及能力。

《启示录》的含义:

在《启示录》最开始以及最后都提到了主耶稣基督;他是书中的主人公。他是《新约》中的耶稣。《启示录》是《福音》的后续,讲述了主在世间的工作,他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他的复活。讲述了他怎样作为一个光辉的人,一个至高的榜样来继续他的工作。在《福音》中,耶稣说:我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马太福音》28:20),他还常说到他将带给人类的舒适与启迪。

这一承诺变成什么了呢?除了圣灵降临节那天到来的圣灵,它给使徒们带短暂的用来传教的智慧、勇气和欢乐外,这一承诺好象已经被遗忘了。

但是斯韦德伯格表明《启示录》信守了这一诺言,并预言它将得以实现。通过象征,它描绘了主的本性,他将带来的福份,它清楚地表明了我们为了主的到来而必须做的准备。它详尽描绘了理想的基督式的生活,它尤如星星闪烁在神的周围,而这些,使徒们仅做了细微的描述;它表明,那些粗俗的信念以及生命的罪恶必须被克服,这样那些美好的事物才能成为我们自身的一部分。它指出了我们走向真正基督教的主要障碍──信仰而却不慈善以及不择手段来统治一切的贪欲。

从海中和无底洞中出来的怪兽代表着宿命论,思想束缚和三个神的思想,它使人的思想分散,使得一心一意变得不可能,正如印度人所说的。这种思想破坏了精神上的专一,使得思想错乱,破坏了伦理,背离了思想准则,而这一思想准则只存在于对神的一致认识的基础上。《启示录》中描述的龙代表着不顾一切想否认主的神性和遵守主的戒律的必要性。巴比伦城代表着傲慢和自负,拒绝接受神和按神的真理来生活。

《启示录》的许多章充满了对精神世界中的断言。印被打开,号角吹响,这意味着衰败的教会的黑暗和伪善被公布于世。在这些场景中,体现着神神圣的人性。神胸前金色的带子象征着神爱的力量,神智慧的纯真,以及神的热忱。他的头如同雪,他的眼睛好比火焰,他的脸如同光辉的太阳。他的声音如同流动的水,向世间传播着思想和更高的信仰。

斯韦德伯格清楚地告诉我们为什么在神第一次降临以后,我们现在很难感觉到他的存在,很少因他的精神而得到安慰。统治一切,压迫别人的欲望将神从我们这儿带走。在过去,教会限制人们受教育,而今天人们必须奋力获得用以接受神的消息的必须的知识。

除了断言以外,我们看到伴随着神的新的国度的到来,天堂和人世与神一样的愉悦。我们看到神的帐幕在人间。(《启示录》21:3)还有我未见城内有殿,因主神、全能者和羔羊为城的殿。(《启示录》21:22)。主的人的本性就是与人在一起的神的帐幕他的殿。

斯韦德伯格用充实、大度来形容圣城,拥有主在世间时获得的那种完美的人性。来自于主的水流对于那些将自己的生命与神真正相统一的人来说,是丰富而令人耳目一新的真理。因为认识到神的神圣人性是一种智慧,它能打开旧约寓言、诗篇、预言、福音,尤其是长期封闭的《启示录》的无尽的真理之泉。

当一切都被恰当理解了的时候,那该是多么的美好阿!

带着斯韦德伯格受到启示的思想,它不断的发展,直到看到神的光辉和圣城,在那里有生命河和长着能治病的叶子的生命树。这些将不再被隐藏。

预言的实现:

斯韦德伯格解释《启示录》的两本书是看到人子有能力,有大荣耀,驾着天上的云降临(《马太福音》24:30)的人们心中长期以来的预言的实现。因为看就是理解;天上的云就是《圣经》的文字,人子的降临就是贯穿于字里行间的带着力量与荣耀的主。

在十字架上刻着碑文犹太人的主,拿撒勒人耶稣(《约翰福音》19:19),这是用希伯来文、希腊文和拉丁文写的。它预视着主将以仁慈满足人们渴望的灵魂,揭露希伯来文圣经,希腊文新约的含义,并用拉丁文解释它的精神含义。斯韦德伯格在神的指导下,用拉丁文将《圣经》的含义解释为为人类的利益和幸福服务的现实生活的准则。

这是他的使命,因为教会已经远离了,主如何来到人间,生活在人们当中这简朴、令人振奋的史实。因为神职人员们已经陷入一张他们自己难以挣脱的网中。人类美好的真理被扭曲、分割,让人难以认清;神也被丢失在一片争论之中。

斯韦德伯格将各个肢离破碎的部分集中起来,赋予他们合理的形式及意义,从而创立一种新的与神基督的交流。斯韦德伯格不是一个破坏者,而是一个受到启示的诠释者。他是神带来的先知。他自己的话比任何追随者的话更令人信服。读他的著作时,我们会带着认同和愉悦。他并没有创造一本新的《圣经》,但却使《圣经》变得焕然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