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进入圣地

精神世界的秘密

革命性的思想

唯有我是耶和华,除我以外没有救主。(《以赛亚书》43:11

只有一个神:

在《圣经》的带领下,斯韦德伯格认识到了神的唯一。耶稣是神作为人降生到世间,圣灵是一种创造美好和幸福的巨大的力量。耶和华开创了历史上最伟大的事业,他默默地将他的光芒倾注到人们当中。它无可争辩的神圣之处就在于它极其的平静和谦逊。 神委身于人世, 变成一个孩子, 没有荣耀, 只有牧羊人听到了天使的歌唱, 看到东方的明星。 甚至也不是一个外表完美的人, 只是一个婴孩躺在马槽中。 他跟其他的孩子一样。 智力和身体都在生长, 我们探寻他生命进程时会发现, 他只是人群中的一员, 跟他人一样用劳动换得食物, 跟他人一起走过沙滩、山路。 然而他被称为以马内利,意思是神与我们同在(《马太福音》1:23)。

这就是基督教教义的中心之所在;《圣经》无法被合理的解释,除非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这样我们毫不怀疑地相信只有一个神,我们愿意赞扬耶稣基督,赞扬他那千百年来亿万人向往的美好人格。

所有人都要爱耶稣

异教徒,土耳其人还是犹太人:

哪里有仁慈、爱和怜悯

哪里就有神(威廉布雷友《神圣的形象》)

对神的这种认识就如同太阳拥有热、光和活动一样。如同人拥有灵魂、思想和躯体,或是象一颗种子,发芽、开花,结出甘美的果实。

将这一思想运用于万物是多么容易理解!然而斯韦德伯格却为之能够存在并发展倾注了巨大的精力。他排除了关于三位一体的言论和信就得救思想的障碍。正象弗朗西斯培根用归纳推理代替了对事物的简单观察一样。他们都是受到永恒真理的感召,投身于困难及新时代的孤寂之中,他们面对公众的敌视,捍卫着自己的见解,希望自己能为后人带来一种更真诚更可靠的导向。

神的慈爱是无限的:

斯韦德伯格用来取代旧观念的这种一神思想之所以宝贵,就在于,它使人们能够区分真正的神性和那些来自于对《圣经》错误理解以及神人同形的错误思想。下面这一斯韦德伯格《真正的基督教》中的节选,显示了斯韦德伯格为用一种崇高信仰代替非基督教观念而作的努力:

神是万能的,因为他所有的力量都来自于他自身,其他人的力量来自于神。他的力量和意志是统一的,因为他只谋求善的东西,所以也只能做善的事情。在精神世界中,人们不能做与意志相反的事情,这一点来自于力量与意志相统一的神。神本身就是善;进而,他做善事,他体现着自身而没有脱离他自身。从这可以看出,神的万能来源于并运行在善中,善是无限的;因为它存在于宇宙万物中。

很显然那些认为、相信或向人传播这种思想──神谴责人、诅咒人,将人投入地狱,断定某人的灵魂永不得再生,对伤害进行报复、气愤、惩罚,这人的思想是多么的混乱。相反的是,神从不抛弃任何人,从不以严厉的面孔对待任何人。

这种教导使得人如同站在山的顶峰,那里没有愤恨,人们可以感受到神的本性是爱、智慧和价值,他从不改变对任何人的态度。

旧观点:

对《圣经》的评判,象斯韦德伯格所表示的,丝毫没有偏离《圣经》的实质,而是对早期希伯来作者的错误观点进行了更正。这种新观点与考古学、地质学及其他学科并不冲突。《圣经》被提高到一个比以往更高的水平,并且带着圣洁。

那一旧的观点与一切灵魂的伟大的神完全不相称。到西奈山之前他不应该说任何话,他排斥科学。他对人类的教诲只能些许地透露给摩西。他的爱被无情地否认了。除了以色列以外一切种族都处于他的禁令之中,无数人必须被送入深渊中。后来神的儿子从中进行调节,自己牺牲在十字架上,于是父感到了歉意,解除了从前的宣判──但是只是对于那些他的儿子为之说好话的人。

这一旧观点是斯韦德伯格顽固的对手,因为学校里在教授这种思想,人们带着极高的热情和雄辩的辞令在传播它。它巨大的阴影笼罩着一切,从婴儿的摇蓝到死者的病床。它甚至渗透于日常生活的每个细节。怀疑论者和无神论者遍及各处。对神及《圣经》的信仰似乎要禁止科学、哲学和一切其他观点。

新观点:

斯韦德伯格以新的观点来对抗漫延的旧观点,给《圣经》带来新的希望,斯韦德伯格追随的神是所有民族永恒的神。他宽容、无私,他关注着整个世界。最初,他用自然规律来带领孩子般纯真的人类。然后,用花园,洪水、葡萄园以及塔等比喻,后来则以摩西及其他预言家的书来教导人们。

任何地方都有公正的律法,但在西奈山上的十诫却是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得来的,它包含一切精神的律法,随着岁月的流逝,智慧及科学会证实这些。

只要犹太人一背离人类神圣的准则──十诫,他们就受到严历的惩罚和那些没有《圣经》但真理却铭刻在他们头脑中的人们一样。斯韦德伯格把当时一些非基督教徒视为真诚和正确的,这使得当时的基督教感到侮辱,而现在,正是他们为那种兄弟情谊表现出无限的勇气,而我们却在谋划着一种更有效的方法来在下一次战争中互相撕杀。的确,那种旧的天国与人世消失了,但神的真理却永存。

一些狭隘的人告诉我说,非基督教徒将受到惩罚。很自然我不相信,因为我看到许多优秀的非基督教的人们,他们为真理而奋斗。当我读斯韦德伯格的《天堂与地狱》时,我知道了,基督象征着崇高的美德,美德形成行为,耶稣象征着神圣的真理,将新思想、新生命和欢乐带给所有人;进而任何相信神并真正地生活的人,他将不会受到惩罚。

我们开始感到了斯韦德伯格描述的那种神圣的爱,崇高而伟大。从前,互相争战的教条使它变得晦暗,它的真正含义也被一些条规所抹煞。在斯韦德伯格的思想中,它是神爱和智慧的统一和价值的创造。因为神的生命在每个人中都是一样的,或者是神的爱同样体现在每个人身上,所以神是无处不在的。

那种认为许多人得不到被耶稣基督拯救的福份的思想应为一种更大度的思想所代替。神另有羊,听神的声音并服从神。他将少数人的信仰带到各个地方,不管他们是什么种族,属于哪一教派,只要他们信守一种正确的生活信念。应记住的是,信仰是按一种教义生活,而不仅是相信它。

神圣的天意使得穆罕默德奋起,扫除了偶象崇拜。这位伟大的预言家传播了一种适应于阿拉伯思想的信仰,这很好地说明了这一信仰在许多帝国中都影响深远的原因。历史告诉我们,神的存在总会被证明。

如果我们能以一种好的心态看待神的爱,我们过去的经历将成为我们宝贵的经验,我们会感到生命的和谐。但如果我们从一个变化不定的世界这一角度看神的话,我们就完全错误。我们把神看成是奖励与惩罚的执行者,偏袒自己喜欢的,仇视对手。我们向神祈求胜利。我们面对各教派的纷争──神在哪?有人对我说:如果有神的话,不如他当初别去造人,这样,人也就不会犯罪?似乎有人希望人变成机器人,从不犯罪会使专治者满意。这种观念不令人震惊吗?事实上,否认神也就是否认自由和人性。

一种信仰的现实价值并不在于我们自身有限的经历,而在于它对人类的贡献。超越一切的仁慈才是最终决定我们的认识和文明程度的唯一准则。

无论在哪儿,传统守旧宗教崇拜的发展趋势是这样的,一种教条走向陈腐,但纯真善良的人们却大量存在,他们处于高处,远离陈腐势力的侵袭。仁慈表现在很多方面,但首先体现为能够脱离自我,追求人类及世界上一切崇高、美好的东西。象斯韦德伯格所说的:善就如同一束发光的火焰,使人们看到,领悟并相信。(《天国的秘密》58162

重生是什么意思?

另一种观念,在当时同样具有革命性意义,那就是没有什么东西注定要下地狱,只要遵守生命的原则,一切都是为天堂而生的,就像种子生来就注定要开花,巢中小画眉鸟注定将要歌唱,换句话说,一切都已被拯救,一切都将获得重生。如果我们认为自己处于天堂之外,那是我们自己的错误造成的。但每当我们的思想变得崇高的时候,我们就会进入天堂;当服务于他人成为我们的幸福时,我们就生活在天堂中。

如果我们仔细区分一下生命与存在二者的关系,那我们将会更好地理解斯韦德伯格关于生命的思想。神赋予我们身体的存在,就是为了给予我们生命。他无尽的爱使得他成为造物主,因为爱需要有一个对象,来接受它的祝福与仁慈。在作为神的生命的爱中,我们看到万物起源的基础。存在的万物接受来自于主的快乐使得主感到欣慰;同时,这些事物要拥有真正的自由与理智。也就是说,我们要自愿地、仔细地接受神的恩赐,这样我们才能真正拥有它。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经过两个不同的阶段──获得存在与获得生命。

我们只获得生命时,是如此的无助,而在精神生命中,我们充满活动,仿佛是造物主的一部分。在我们获得任何属于自己的事物之前,我们肉体的存在并无意义。另一方面,获得生命是一种选择,我们拥有那一权力,精神的生命不会被强加于我们。

这就是神通过《圣经》赋予我们的永恒的爱,它使得我们走近神,选择了生命,使我们远离将会把生命从我们这儿夺走的罪恶。只有通过分辨,并且使心灵永远温暖、纯洁,我才能真正的充满活力。这种美好的再创造,我们观察不到,它形成于灵魂的最深处。象主所说的,风随着意思吹,你听见风的响声,却不晓得从哪里来,往哪里去。凡从圣灵生的,也是如此。(《约翰福音》3:8

我们不应该认为皈依某一宗教就是接受了某一信条,而应该将之看成一种心灵的变化。是灵魂摆脱那种诱使我们自私自利的卑劣的本能,并在神无私的爱中找到快乐,和一种他人利益高于一切的生命。我们选择了生命,它是我们思想和心灵的延伸,没有它,任何有意义的成就将不可能获得。

但不象一些人想的那样,我们突然获得新生。那是在我们渴望并坚守神圣的诫律时产生的一种变化。一段时间内,我们可能变得象天使一样,但我们时而又会回到从前那有平凡的生活,象从前一样的行为处世。我们已经在走向成功,我们认为自己已经做了一些事情,或是因为每个人都这么做,我们的祖辈也都这么做,但这却不意味着我们应该继续那么做。只要我们愿意,我们就能通过关心他人,从主真理、生命那里寻求他最高、最有益的思想来充实我们的生命。一旦我们下定决心并大胆地这样去做,外界的一切障碍将为我们让步。我们以坚强的意志克服每天的痛苦,带着对生命和幸福更美的向往。

精神上的重生:

斯韦德伯格带着深深的痛苦探索着更高的真理。当时的神学处于长期论战中,充满冗长拘泥的形式,仿佛一个深穴,使人迷失而找不到出来的路。斯韦德伯格不得不重新定义一些重要术语,象真理、灵魂、意志、状态、虔诚等,他还要赋予其他的词新的意义,这样才能将那神圣的思想转化为普通的语言。他用重生来形容精神上的成长。

当我们意识到自己的精神才能的时候,我们内部开始变化,真正的重生就开始了,这种变化不仅仅发生在痛苦和沮丧之后,还会出现在我们能感觉到的一些经历之后。有一天,我们的眼前将异常清晰,我们看到了自己,当时的环境以及他们的未来。自私自利将被抛弃,我们将正视自己的生命。

关于重生的论述多得令人吃惊,但几乎没人能够涉及到实质。自我修养被鼓吹为足以实现自身完美。但我们听听他人见解、答案将是决然否定的。一些博学的人,他们会说科学将会找到治疗许多罪恶的良方;但是科学却无法医治最严重的一种病症──人类的冷漠。有人这样说,同时斯韦德伯格也指出,人类若未受爱和同情心的教化,将比野兽更可怕。人将是一种无角、无尾的动物,人不食草,却能无所顾忌地用思想破坏一切。我们发明了可怕的武器在战争中伤害同胞们;我们为了游戏或是追赶潮流而伤害动物;我们热衷于挑拨中伤。除此以外,人类毫无疑问还有许多罪恶。没有好的渴望,只通过自我修养来获得拯救是不可能的。

还有些善意的人们认为,很大程度上我们可以通过环境的改变来获得更新,认为这种看法有充分的论据来证明之合理性。但是,这种看法却是过于夸张,并且错误的。并不是环境改变了人,而是人自身的内在驱动力。不管环境怎样,盲人、聋哑人、囚犯,从良心上讲,就连最粗劣的人,只要他有完好的思想,就能够创造一种自己更渴望的生活。

因为我们自身的幼稚,我们常会变得不耐烦, 并对自己说:哎,如果我能象我的邻居一样的走运,我将会生活得更好,更快乐,更有益。常常我会听到年轻人说:如果我有我老板儿子那样的机会,我将获得巨大的成功。如果我能摆脱那些庸俗的人,我将变得伟大有人这样说。还有人叹气道如果我有那位有钱朋友那么多钱,我将很乐意为社会的进步尽力。

现在,我也和其他人一样在与逆境抗争;但同时,我相信,人类经验告诉我们,如果我们在目前的地位上不能成功,在其他的条件下也将同样。除非我们能够象荷花一样出淤泥而不染,除非我们能为我们所处的世界做些什么,否则在别处我们也将碌碌无为。最重要的一点不是我们所处的环境,而是我们的所思所想,是我们所追寻的东西。一句话, 也就是我们是怎样的人。阿拉伯的一条谚语说得极是:在自己的世界里,你实现了自我。

斯韦德伯格有许多的想法,最后他清楚地意识到:人的思想和自尊没有受到严重冲击之前,他不会获得重生。人们需要逐步前进,在能够承受真理之前,要使自己内在的眼睛适应耀眼的强光,除非人们自己愿意,否则他们不会走向一种卓越的生活。因为自己愿意使得他们自由,并获得进行选择的力量。

与神合作,信任他无尽的帮助, 学着理解《圣经》中更多的真理, 并按它们去生活,为了善而做善事, 这就是垂死的人从旧我中获得新生并重建自我的全部。 那些要窃取耶稣功绩和要求得到天堂作为回报的人,他们是可悲的。他们最好应做的是审视一下内心,将自私的罪恶驱逐出去;人们可能很快就会对此感到悔悟,但稳定性格的形成却是一个长期的过程。那些这样成长起来的人们,他们在此生和来生都会不断地获得新生,因他们有更多的东西去爱,去了解,去攻克。斯韦德伯格的著作《Divine Providence》有力地阐述了,神自身出于赋予生命和快乐的需要创造了宇宙。这一个令人欣慰的书中多处指出信仰一种遥远的,难以接触的神灵是一种虚无与徒劳。斯韦德伯格这样写道神的爱以人类及人和神的统一为目标。他还指出神爱的实质就是去爱他人,渴望与人类在一起,通过自身使人类幸福。(《真正的基督教》43段)。这就是神的爱全部之所在,如果我们要在神伟大的业绩中实现自己的职责的话,我们就要接受它。

在我们的生命进程中,神的爱不只是一种暂时祝福,而是我们永恒的幸福。我们接触每件小事,每一天所带来的一次次机会,如何面对它们,神留给我们自己去选择,而神仍然静静地走着自己的路。然而神却在保护着每个人自由行为的权力;因为神通过自由与理性使人类获得重生,自由与理性是神不朽的象征。

我们高尚的本性:

因为我们极易走向自私自利,所以有一种阻止我们这样做的东西是必要的。选择一种更好的生活需要我们首先有一些对于这种生活的认识。如果我们没有目前这些较高尚的行为倾向,那么有什么能够使我们与禽兽相区别呢?除非我们知道什么是善,什么是恶,否则我们就不能自由、明智地选择一种正确的道路。

这些,我们想用来说明斯韦德伯格的一本著作《存留》,它是塑造生活的强有力因素。该书名常译为遗留下来的东西,意思是从我们年幼时一直保留至今的一种爱、真理和美。只有记忆中有那种天堂般的生活的景象,我们才能想象出更美的生活,并且使它们成为现实。

根据这一思想,刚一出生时我们并不活跃。从前辈继承下来的罪恶处于沉静状态。这就是为什么小孩子那么接近天堂,我们常感觉天使们在帮助他们。他们的使者在天上常见我天父的面。(《马太福音》18:10)的确,孩子们乘着荣誉的祥云而来,带着不同于他人的特点与潜力。他们单独从神那获得善与智慧,在真正意义上讲,天堂象阳光一样围绕着他们。

这就是斯韦德伯格所说的孩子们的纯真与诚信。我们不会完全丧失这种纯真与诚信。我们潜藏的才能就是我们与神圣相通之处。这就是神圣之处,永生与否的交汇处,是人类灵魂经受考验的地方。这是血和泪的苦难之处,也是胜利之所在。这也是我们选择的生命之神圣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