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爱的福音

快乐的福音

在你面前有满足的喜乐。(《诗篇》16:11

快乐:神赋予灵魂的盛宴

斯韦德伯格对快乐、幸福的论述如同正值花季的果树那数不尽的花朵和叶子;当他宣称生命的实质来自于我们所爱的事物时,这并不令人感到意外。心凉的时候就无兴致可言,没有了动机,也就不会有快乐。人的幸福是由无数微小的快乐组成,正如时间是由分、秒组成一样;但没有几个人会想想这个,更没有人会静下来数数自己得到的幸福。如果他们这样做了,他们将会忙得不亦乐乎,会将工作号令视为一种悦耳的音乐。

我不鼓励享乐主义,它是以追求快乐为终极,而非有益于社会。在我说世界就如同一张餐桌,盛着慈爱为灵魂准备的盛宴时,希望真诚的人们不要觉得我的话卑微。思想的每个部分和机体的每一种欲望都有属于它们自己的快乐,这些是重生的途径。人性中每一种力量,躯体的还是精神的,都应有选择令自己满意的事物的机会。

并不象人们所想的那样,我们必须放弃躯体的快乐才能获得精神上的快乐。相反,当我们进入那种内在的生命时,我们将更好地享受那些快乐。当亲爱的朋友把一串甜美馨香的葡萄送给我们时,感觉多好!那实际上是爱,是梦,是诗。我们看到无数各式各样的花朵带着愉悦,它们使头脑敏锐,使我们心中的花朵绽放!变幻的天空、溪流和大地无时无刻不在吸引着我们,向我们展示着更高尚的世界,在那里有我们的信念,我们的梦!

这个世界充满了关怀与悲伤,我们彼此负有责任,去发现那隐藏在阴暗事物和令人厌倦的责任下面欢乐的水晶。斯韦德伯格,他仿佛做了巨人般的工作,在苛刻的常规中看到了无尽的快乐的源泉。在《真正的基督教》一书中,他由衷地写到:

爱的欢乐,也是慈善的欢乐,因为一切好的东西都被称为善;智能的魅力,它也是信仰的魅力,因为一切真的东西都被称之为真;因为欢乐与魅力构成了真和善的生命,没有这种生命,真和善就仿佛是无生命的东西,将毫无成果。自私和抱怨充塞并蒙蔽人的思想,而爱带着快乐使人的思维清晰敏锐。爱使我们在从前认为是枯燥平凡的事物中看到美好之所在。爱是灵感的源泉,它的欢乐带来一条新的生命之河,仿佛血流一样流过为世俗所阻塞的心智。

快乐教育:

在慎思的人们当中有一种逐渐强大的认识,即快乐对人的成长,自我完善和高尚情感的获得至关重要。使孩子乐于学习知识的原因不是他们的求知的欢乐吗?不是躯体对美味的感觉使得身体吸收食物吗?人们不是喜欢想一些令人高兴的事儿,而将其余的抛在一边吗?我们的潜意识不也是常为那理想中的黄金国所引诱,徒劳地追寻着它,直到我们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除了对快乐的梦想,还有什么能引导勇敢的、乐于冒险的人们去获得新的发现,丰富人类的自然资源呢?如果科学家们不是乐于获得真理和为它们做出新的贡献,他们为什么要常常去忍受那精神上的幸劳和令人反感的工作呢?

一个明智的教师、朋友或真正的改革者不会强迫迷途的人走向正路。娴熟的技巧加之宜人的影响,教育者们软化顽固的思想,将浑钝的头脑引入正确的道路。任何人,心地善良的,能讲一些有益于他人的言语的,带着怡人的微笑的,以及那些帮助抚平他人创伤的人们,他们知道奉献的快乐将会得到这样的回报,使快乐成为一个人生命的一部分──生活的准则。战胜曾经是不可超越的困难的快乐以及取得进一步的成功的快乐,还能有什么快乐能象这样呢?如果那些追求快乐的人们能够稍稍停留片刻想一想,他们就会发现自己曾经历的快乐不计其数,宛若脚下的草叶,仿佛清晨花朵上面闪亮的露珠。

然而,有几个人能意识到这无尽的快乐呢!他们远离快乐千里之外追寻快乐令我感到震惊和伤心。他们在许多奇怪的地方寻找欢乐。他们拜会国王、王后;他们在旅行和刺激中寻找欢乐;他们掘地三尺寻找欢乐,以为欢乐存在于财宝中。许多人因为宗教信仰、条约章程或党派政治的束缚而失去了快乐。在一个美丽的世界随时将祝福他们的时候,他们却视而不见,充耳不闻。那是神赋与他们幸福,而他们却全然不知。

爱赋予我们力量:

帮助人们找到自我常常是使人们惊异于新的快乐。因为快乐是作为一种自知的手段。斯韦德伯格说,如果人们审视一下自己的快乐所在,他们就会发现自己实际上是自我本位的,因为他们的主要精力都用于创建自己的生活,为自己的利益而学习知识;更恒久的快乐来自于为他人的服务和在世间创造新的生活这样无私的目的。那些无私的快乐将向人们表示赞许,并督促他们摆脱自我本位而获得一种全新的力量和自我意识。只有人们追寻着精神的脚步,去拥有它的欢乐,人们才能看清楚自身,才能在生命这卷书中理解自己的命运。

同时,斯韦德伯格还说,如果那些追求低极乐趣的人们能够勇于承认,并真诚地渴望高尚的事物,那他们也不会失望。一旦那先前的迷惑被驱散,真正的快乐就像无法阻挡的气流一样涌入人的灵魂,那一闭塞许久的地方;并且人越是快乐,他们就会越有力量按自己的愿望改变外部环境。人们完全没有必要担心敌人发现自己曾经破损的壁垒。不必担心,他们会找到一种新的欢乐并会投入于其中,直到严厉考验的最后通过。

那就是重生意义之所在,无数不幸的人们受到帮助走出不可救药的罪恶,获得一种真实的自我发展,一种来自天堂的灵丹妙药。知道这些,真好。对罪恶的宽恕将是欢乐的源泉,它抚平了那些摆脱了错误观念的人们心头的创伤,这些人,他们带着善的力量和谐地生活着。

毫无疑问,只要人们每天用五分钟去寻找一朵可爱的花儿,一片云或一颗星,去学一首诗或启发他人枯燥的工作的话,那么每个人都将拥有自己的一份爱好和欢乐。人们在坚守着种种令人厌倦的职责的时候,常常是在拖延着美和快乐的到来,那么这种无谓的、可怕的辛劳又有什么意义呢?除非人们将一种完美的,全新的,永恒的形式融于自身,否则他们将会拒自己于天堂之外,灰尘将覆盖着他们。无比地光明将毫无意义,除非人们意识到并喜欢这一点。爱世间的事物将会使日月升辉。

人们不都是圣人和天才;但对我们大家来说,总有这样一种希望──我们所珍爱的每一份纯真的欢乐都体现着善意。我们看到的每一可爱的场面,听到的每一份和谐,虔诚的双手接触到的每一种温文尔雅的事物都将激起甜美的思绪,而这是忧虑、贫困和痛苦都无法攻破的。

欢乐与斯韦德伯格提出的思想密不可分。在当时,斯韦德伯格的学说是在中世纪的惩罚和死板教义的黑暗之后的一种奇怪的哲学。他的一条令人吃惊的思想就是──欢乐的观念对人至关重要,宛若是位牧师。他对人类认识婚姻的深层快乐的可能性和对孩子的快乐的论述的信心,远远超越我们中广泛存在的那种怯懦的猜疑,低极的理想和愚蠢地分解知识的方法。在斯韦德伯格看来,真正的生命取决于心所容纳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