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快乐的福音

神秘的感觉

但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约翰福音》16:33

我们为了一个目的:

人们曾经一度认为苦难是上帝的惩罚──一种应该虔诚地接受的重担。人们认为救助不幸的人们的唯一办法就是将他们隐退,使他们静思,安于低谷中的生活。但是现在我们知道,没有渴望的隐居生活将使精神失去活力。

这和人的躯体一样。

肌肉必须要使用,否则它们就会失去力量。如果我们不去超越自己有限的经历,运用我们的记忆力、理解力的话,他们同样会失去活力。在与束缚、诱惑和失败做斗争的过程中,我们实现了最高的自我。这就是斯韦德伯格所说的摒弃尘世,崇拜神。

病人还是健康人,盲人还是看得见的人,被束缚的还是自由的,我们为了一个目的,不论我们位于何处,神因为我们的善行而喜悦,而并非因为我们的祈祷和饮忍,寺院和教堂将空空如野,除非生命和善将它们充实。并非周围的石墙,而是那闪耀在其中的英雄灵魂之光决定了它们的大小。只有在圣坛代表着我们的心,贡奉着一切受赞扬的事物时,它才是神圣的,爱比恨强壮,忠信代替了怀疑。

灵魂的改造:

对神圣教友的质朴、天真的信仰将会解决我们在世间遇到的一切问题。我们每一步都会遇到困难,他们来自于性格和个人特质的结合,它们伴随着生命进程。而对它们,我们可以假定我们是神圣的,我们有位朋友,他不打盹也不睡觉(《诗篇》121:14),只要我们愿意,他就监护着我们,带领着我们。

我从不认为自己的残疾是某种惩罚或是意外事故。如果我这样认为,那我将从不可能获得战胜它们的力量。我要为我的残疾而感谢神,因为通过它,我找到了自己,我的工作,我的神。对我来说,希伯来书中的许多话具有特殊的意义:如果我们受到惩罚,神也是象对待儿子一样对待我们,斯韦德伯格的思想肯定了这点。他将常被误解的两个词惩戒和惩罚定义为灵魂的改造,是锻炼,规则而不是惩罚。内心在这种思想的强烈影响下,我们几乎可以做任何事情,并且思想不必受到限制。我们可以面对世间一切美好的事物。

每一个痛苦都会得到偿还,在痛苦中酝酿着耐心和甜蜜,使以塞亚生命变得纯洁的圣火,和伴着星星而来的知己。如果没有困难让我们去克服,那么人类神奇经历也将失去一些有价值的欢乐。如果不需穿越深深的峡谷,那么达到巅峰时也不会那么精彩。

斯韦德伯格的著作《真正的基督教》中有无数对我们的神赋予我们的力量和自我活动的激励。在忠信和自由意志两章里,是一种强有力的宣言──我们不应该被动地屈服厄运、环境和自身的过错,就像是雕刻出来的塑像,垂着手,等着神的恩惠给我们生命。我们不应该在精神上屈服。我们应该主动,无畏地审视自己,弄清楚下一步做什么,以及发展我们意志力的方法。这样神就会给我们所需要的阳光和爱。

现在,一切困难如同许多惩戒,它们激励着自我的发展和真正的自由。他们是我们手中用来驱除那些阻挡我们才智的磐石的工具。它们驱除了我们眼中的冷漠,于是我们看到了他人所负的重担,学会了用我们的同情去帮助他人。

睁开内在的眼睛:

刚刚失明的人很有代表性,我想以他们作为一切生命中要经历的锻炼的例证。在他们刚刚失明的时候,可能会感到除了心痛和失望以外什么都没有了。他们感到被拒之于人类之外。生命如同炉膛中的死灰一般。雄心大志被熄灭了,希望也消逝了。在他们摸索道路的时候,曾经是令人愉快的事物也变得棘手。即使是那么爱他们的人们无意中做的事情也会刺伤他们的情感,因为盲人们觉得自己对他人来说已经是毫无用处了。

之后,有些睿智的老师和朋友使残疾人们确信,他们可以用手劳动,可以训练听觉,使它代替视力。常常是他们不相信这样的话,在失望中将它理解为别人的嘲笑。象落水的人们一样,他们攻击每一个企图帮助他们的人。虽然如此,痛苦还要忍受,直到他们认识到自己还能与外世相连,还能履行人的职责的时候,他们会在自己身上发现一种从未想过的力量。如果他们是明智的,他们就会发现幸福与外界环境并无多大关系,他们会带着一种从前从未有过的信念在黑暗的道路上继续前行。

同样,那些在世间变得精神上失明的人们,他们能够,也必须寻找自身新的潜能,找到通向幸福的新的道路。他们可能敌视那种高尚的信仰,他们可能说如果你认为我愚蠢、卑鄙、难缠、自私,那我道很高兴。但这对他们和人类的尊严来说是一种侮辱。我们内心有许多东西,即使是最好的朋友也无法知道,我们几乎不能而且不敢面对它们,许多情感,许多力量,许多品格。我们是多不了解我们自己啊!我们需要困难和诱惑使我们能够认识到内在的自我,驱除我们的无知,撕碎我们的面具,抛弃旧的偶像,消除错误的标准。只有这种强烈的觉醒才能使我们免受外部世界的约束和困扰。

从这样的经历中我们可以很好地理解基督的话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有人接待我所差遣的,就是接待我。(《约翰福音》13:20),我们将会知道,在我们所克服的每个困难中,在我们所谋得的每个更高的理想中,那里体现着爱和智能。这样我们知道,真正成长的道路是去超越困难,渴望伟大的事物并且去争取获得这些。这样我们就带着对生命更深刻的认识不断地成长。

在特定物体中看到更多,那是观察力的成长。凭主观感觉,地球是扁的,我们眼中的星星看上去与远古时没什么着别。而科学却展示了这些现象中无限的奇迹。孩子们凭自己的喜好看待周围的事物,但当牛顿认识到苹果落地是由于自然界中的万有引力时,他便远远超越了普通的视线。我们的精神也是这样的。伴着我们在平凡生活中认识到新生的可能,我们在成长。但当我们忘记这一事实时,我们便会迷失方向。这就是为什么困难是必要的──它使我们看到内在生命的伟大,在每一时刻,向我们显示着神赋予我们的机会。

做出你的选择:

斯韦德伯格的贡献就在于象这样的这些思想。他告诉我们,在每件事,每个困难中,我们都面临一种选择,选择也就是去创造。我们或是让苦难压倒我们,或是将它们转化为新的善的力量。我们可以面对传统观念,随波逐流,或者我们可以遵循灵魂的导向,向着真理勇敢地前进。

从外在,我们无法判断自己的经历是祸是福。根据我们放进去的东西的不同,它们或是一杯毒药或是一种美好的生活。面对的选择并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正象在受挫受约束时所采取的原则一样,我们的地球在作为一个美好的家园的同时,也是一个充满愤恨的地方。正象土地中生出长刺儿的蓟花和玫瑰一样, 人类的生命也将面临苦难。这并不奇怪也不残忍。那是来自神的激励,驱使我们扩大我们的生命,为一种更高尚的生活而保持强壮。只有为高于我们的事物而奋斗,我们才会获得生命的延伸和欢乐。那么,让我们面对那些困难,跟随那些人们,他们纤弱的双肩担负起世间的苦难。他们将成为一种光辉的,给人以启发的力量,他们将向弱者,被诱惑者和沮丧的人们传达生命的思想和渴望。

事实上,我已看透了黑暗,并拒绝向它那使人麻痹的力量低头,在精神上,我是那伴着清晨的人们的一员。如果人们灰暗、沮丧的情绪尤如秋天厚厚的落叶一样向我涌来怎么办?别人已经走过了,我认为通向神的荒漠将象一片碧绿的田野,象一片果实累累的果园。

我也曾深深地感到惭愧,意到自己在宇宙间的渺小。越是学习,我知道的越少;我越是理解自我的感觉,越能感觉到它作为生命基础的缺陷和不当。有时候乐观和失望同时向我袭来,而只有靠一种非凡的精神力量我才能够保持一种切实有益的人生观。我用意志,选择生命,拒绝它的消极和空虚。

艾得文马克哈姆在他的诗作做出你的选择中精妙地描写了一种相反的思绪和迥异的信念:

玫瑰树枝上是那刺手的荆棘

美丽的莲花生长在淤泥中;

蝴蝶的色彩出现在花香中;

在路的尽头是死亡的家。

不,不,荆棘上是美丽的玫瑰;

在河里的淤泥中长着莲花;

蝴蝶与草地上的花一样美;

在路尽头是通向神的一扇门!